首页 >科技

南京灵魂小组北京站展览触摸中国人精神痛点

2019-05-15 01:46:43 | 来源: 科技

南京灵魂小组北京站展览触摸中国人精神痛点

一个展览将无意有意触摸中国人精神的痛点,同时揭开了南京灵魂小组艺术群体长达30年在艺术道路上的坚持与守望。南京灵魂小组持续的艺术活动与表达更能给当下的艺术界带来某种启发和反思。11月1日下午2点,由着名策展人梁克刚策划,陈晓峰担任学术主持的灵魂之躯南京灵魂小组艺术家寻魂之旅北京站展览将在北京元典美术馆开幕。

本次展览,也将再次点燃南京灵魂小组在艺术实践上触及社会精神问题的痛点。参展艺术家有南京灵魂小组成员黄药,郭海平、三毛、刘绍隽、孙大量,同时针对北京站的特点,又特别邀请了北京艺术家知名项目组DAT(今天你艺术了吗)(李子沣、张磊、以及知名艺术家刘骐鸣、清水惠美以及荷兰雕塑家汉斯 迈斯(Hans Mes)一道互动,诠释灵魂之躯主题。

由着名艺术家黄药发起的南京灵魂小组正式成立于2014年,但是这个小组成员的艺术活动轨迹从85新潮就已经开始展开了。近些年这个小组的成员黄药,郭海平、三毛、刘绍隽、孙大量等一直坚持艺术之于内心的精神向度,而不是流离于各种光鲜的展览,在艺术层面的个体实践活动过程中展示了南京灵魂小组内在的特点和线索用艺术来探讨自我救赎之精神通道,把艺术所能提出问题的空间指向了精神层面的探讨,并触及了人类精神生存的状况,乃至困境,提出艺术范畴的问题设置与情境追问,即回归中国人对灵魂问题的探讨,揭开社会的遮羞布。

有评论认为,南京灵魂小组所要触及的深层次问题是,灵魂主题一直被中国式的意识形态所遮蔽,很少人把这个问题当作一个严肃性的话题来进行明确而又持续的讨论。当下艺术家介入灵魂主题的关注与创作,实际上是直接在观念上对中国当代艺术价值溃败的系统进行新的引导。同样亦可以回答艺术还可以直指人心的力量。从某种程度上看,灵魂之躯艺术家的寻魂之旅展览,既是对现有艺术游戏规则和制度的一次极为有效的颠覆,又是当代艺术所承载的时代内容与价值生成需求。

南京灵魂艺术小组的诞生,至少经历了三个阶段:个阶段是2008年到2010年,黄药在南京博物馆策划大型展览《失重》开始,开始触及当下社会精神失重的话题指向。2009年798双年展期间,黄药、郭海平、罗隶实施的《流动药房》,这是一个跨越多个省份的艺术调查行为,沿途向民间征集了数百份抗忧郁的方案,用艺术的方式继续聚焦当下社会心理和精神上的问题。第二个阶段是2011年到2013年,2011《激素》展览之后,着名策展人胡赳赳提出疗伤系艺术家群体:他们将艺术与生活同构化,着重表达的却是一种艺术的无力感这种与所谓艺术的力量背道而驰的主旨恰恰是疗伤系艺术家为深邃的精神烛照。随后的《清明》展览,则把这个艺术家群体的精神化和生活化艺术理念的倾向深深地定格在公众视野中。第三个阶段是,2013年开始,黄药、郭海平等又把这个群体的艺术观念推向更为社会化的层面,以2014年5月中德国策展人Nora Gantert、陈晓峰共同策划的灵魂之躯艺术家的寻魂之旅南京站在药艺术馆举办为标志,展览现场随机展览的与观众互动调查什么是灵魂,随后公布在新华、搜狐、易、新浪等媒体,为南京灵魂艺术小组的诞生写下了见证的一幕。

对于日益产品化的中国当代艺术,灵魂之躯艺术家的寻魂之旅展览,针对性的指明了一条精神的救赎之路。正是这群以心灵为诉求的艺术群体几乎牺牲个人利益的抵抗和坚守,完成了一次来自艺术系统内的自我革命和生态链的重塑与造血。

黄药的作品《颠倒》,旨在揭示,当今社会有太多是非混淆,错乱,颠倒过来看世界,去重新审视,发现真实的存在。

郭海平通过作品《回归自然》,来表达他对现代文明的反思和对回归自然的心愿。螺旋纹是自然运动的一种形态,在史前文明时期,不同民族都曾视这一图形为他们崇拜的图腾

刘绍隽的作品《唤醒》,折射了技术和物欲社会充斥着各种虚拟娱乐及感官诱惑,消解人们的精神欲求,人们在低级官能享乐中灵魂早已流离失散,只剩些夜行者还怀揣着理想夜奔

孙大量作品《念经》,阐述他在岛上看到各种鬼、有奸尸鬼、念欲鬼、神经不正常鬼,僵尸鬼,鬼新娘等等,念经为了和他们对话,讲人话,鬼听不懂

汉斯 迈斯(Hans Mes)作品《洗涤灵魂》,反映的是,人类寻找解脱灵魂的心路历程,在人类的上帝或者信仰面前,有人试图通过认罪解脱灵魂,或者逃避严厉裁判。有些人甚至希望成为殉道者,以为他们相信这样便可以上天堂。

李子沣的作品《生命的宽度》,巧妙的借助人生日历每天的提示自己存在,提示了生命有限性与个人选择方向的问题,是对生命进行日常哲学意味层面的再思考,讨论的是人生命如何更加有意义的常规性话题回归与关注。

张磊的作品《慢慢的死去》,缘起于他自身的一次感冒经历:整个人被一种沉重的气场压住,特别让人窒息,像被无边际的黑暗包裹,像恶魔吸食灵魂一样,肉体和意识一点点被吞噬,陷入其中,忘记反抗展示了灵魂体验的一个具体个案。

刘骐鸣的作品《触摸》(络互动行为),阐释的是你看到的未必是假象,如何拼接信息碎片,已经成为检验一颗大脑在络时代中的毁坏程度的标准或许只有当我们保持熟睡的姿势时,外面的世界才显得尤为真实!

清水惠美的作品阡陌和哭丧人,前者通过制作的多面体白钱纸,来表达灵魂的存在,传递了灵魂回到宇宙(或集体潜意识)的意思。后者是艺术家通过重新配合婴儿的声音和老太太的哭丧人的动作。观众能看到刚出生的人和快要过去的人,这两个人的灵魂反差。一个人是刚出来到的灵魂,另一个人是已经体验了人生,快要回去的灵魂。

钩机板半挂车
玻璃钢通风管道
腻子胶粉

猜你喜欢